Document consult
关闭 背景
客服头像
电话图标 免费咨询电话
400-820-2178
在线咨询
关闭 背景
族蚂官方公众号
族蚂官方公众号
Document

风花雪月嗯啊

农村要素集聚要避免陷入“精英俘获”逻辑
2019-09-23 05:17:25 来自主体主人    


缺钱、缺地、缺人才、缺技术,缺资源、缺模式,是乡村振兴中面临的共性问题。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乡村之所以能够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激活了各类要素,汇聚了各种资源。针对这个话题,四川宝山村庄发展学院院长张金文接受了本刊独家专访。


城市对乡村人力要素的“虹吸效应”

让乡村要素聚集失去了载体,这既是表现,也是原因

乡村振兴: 从规划学的层面而言,城市与乡村的首要差别主要体现在空间要素的集中程度上。不少农村聚居点已经具备了城镇的规模,但我们发现,部分聚居点成为了“候鸟空间”,平时空空如也,春节才有人烟。从农村要素视角来看,您如何看待这样的现象?


张金文: 空间要素不能等同于空间形态。成功的公共空间是以富有活力为特点,并处于不断自我完善和强化的进程中。要使空间变得富有活力,就必须在一个具有吸引力和安全的环境中提供人们需要的要素支撑。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认为,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分别是:生理需求、安全需求、社交需求、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。拿农村来说,有了更好的房子,是不是一定就能让他真正实现自我需求呢? 答案或许是否定的。住在乡村的房子里,没有工作,安全感从哪里来?周围没有适龄的社交圈,稳定感从哪里来?更何谈尊重和自我实现?乡村的“候鸟空间”本质上还是一种基于要素不同的城乡鸿沟。有了房子,能不能有较高水平的教育医疗养老配套?能不能有就近就业的机会?要想真正实现乡村振兴,还得从要素集聚上下功夫。


乡村振兴: 在城乡二元结构下,城市与农村的确存在比较大的差距,这也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背景。在您看来,当前这种差距主要表现是什么?原因何在?


张金文: 我们常说,农村和农业是中国城市化的缓冲地和蓄水池,也是农民进城的保障和支撑。在计划经济体制下,农村通过提供粮食、税赋杠杆、劳动力投工等方式支持城市发展,一些农村精英也通过招工、升学、参军等方式进入城市,城市取得了对农村的绝对优势。改革开放后,这种优势得到了进一步扩大, 农村廉价劳动力也被吸引到城市中。在很长一段时期内,多数乡村几乎沦为了“没有精英、没有壮年劳动力”的“名义村庄”。"人”是乡村的核心要素,所有要素聚集都基于此。城市对乡村人力要素的“虹吸效应",让乡村要素聚集失去了载体,这既是表现,也是原因。


乡村人才振兴是个长期过程

既要会念经的“洋和尚”,也要本士化的“土豹子”


乡村振兴: 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人才的重要作用,他指出,发展是第一要务,人才是第一资源,创新是第一动力。总书记指出的乡村振兴五个具体路径中,人才振兴占据重要地位。在各地具体操作实践中,存在着“引进外部人才”和“培育本土人才”的不同路径。在您看来,如何实现两者的有机结合?


张金文: “鯰鱼效应” 认为,往一个沙丁鱼缸里扔进一条鲶鱼,鯰鱼在搅动生存环境的同时,也激活了沙丁鱼的求生能力。这是外部人才进入乡村的理论基础。在实践上,不少地方也更愿意选择这样的方式,因为成熟的外部人才往往会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。但这个理论也存在显性风险:如果鱼缸里的沙丁鱼主动或是被动放弃了求生打算,我们该怎么办?在乡村振兴的过程中,对外部人才和本土人才应该辩证地看待。前期可以适当引进外部人才,中期注重通过外部人才培育本土人才,后期以本土人才为主。必须要注意的一点是,在发展初期,相对于“鲶鱼”,“沙丁鱼” 往往处于弱势,应建立适当的保护和孵化机制。一言以蔽之, 乡村人才振兴是个长期过程, 既要会念经的“洋和尚”,也要本土化的“土豹子”。


要避免乡村振兴陷入“精英俘获” 的逻辑

而是成为乡村发展的永续动力

乡村振兴: 在人才的基础上,如何通过有效的手段,推动各类要素在乡村的聚集,并进一步推动乡村全面振兴?


张金文: 实践表明,乡村振兴要素聚集的核心是人。但是,有了人,是不是就一定有了乡村的全面发展呢?答案是否定的。从各地来看,乡村的确缺少人力资本。同时我们也看到,近些年不少地方大力推动农民工、大学生等人才返乡创业,但成果却不尽如人意。原因何在?归根到底,人只是乡村振兴的关键要素,却并非全部要素。必须要围绕"人”这个关键,实现资金、信息、技术、资源、平台等各种要素在乡村的合理集聚。必须要注意的一点是,需要避免乡村振兴陷入"精英俘获”的逻辑,而是让其成为乡村发展的永续动力。我们常说,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是强农业、美农村、富农民的重要举措,是实现乡村振兴的必由之路,其本质就是如此。这就要求我们思考趋势、思考模式,尤其重视村级集体经济在乡村振兴要素聚集中的定位,避免乡村振兴成为“少数人的盛宴”。当然,对于多数乡村而言,现阶段的集体经济仍旧处于“初级阶段”发展方式较为粗放。究其根本原因,还是乡村“缺人”,进而限制了各类要素的合理集聚。因此,如果我们要实现乡村振兴,那就应该抓住“人”这个关键要素,重新构建富有活力的乡村空间要素场景。


高清查看列表查看
支持键翻阅图片
1/ 15


缺钱、缺地、缺人才、缺技术,缺资源、缺模式,是乡村振兴中面临的共性问题。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乡村之所以能够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激活了各类要素,汇聚了各种资源。针对这个话题,四川宝山村庄发展学院院长张金文接受了本刊独家专访。


城市对乡村人力要素的“虹吸效应”

让乡村要素聚集失去了载体,这既是表现,也是原因

乡村振兴: 从规划学的层面而言,城市与乡村的首要差别主要体现在空间要素的集中程度上。不少农村聚居点已经具备了城镇的规模,但我们发现,部分聚居点成为了“候鸟空间”,平时空空如也,春节才有人烟。从农村要素视角来看,您如何看待这样的现象?


张金文: 空间要素不能等同于空间形态。成功的公共空间是以富有活力为特点,并处于不断自我完善和强化的进程中。要使空间变得富有活力,就必须在一个具有吸引力和安全的环境中提供人们需要的要素支撑。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认为,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分别是:生理需求、安全需求、社交需求、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。拿农村来说,有了更好的房子,是不是一定就能让他真正实现自我需求呢? 答案或许是否定的。住在乡村的房子里,没有工作,安全感从哪里来?周围没有适龄的社交圈,稳定感从哪里来?更何谈尊重和自我实现?乡村的“候鸟空间”本质上还是一种基于要素不同的城乡鸿沟。有了房子,能不能有较高水平的教育医疗养老配套?能不能有就近就业的机会?要想真正实现乡村振兴,还得从要素集聚上下功夫。


乡村振兴: 在城乡二元结构下,城市与农村的确存在比较大的差距,这也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背景。在您看来,当前这种差距主要表现是什么?原因何在?


张金文: 我们常说,农村和农业是中国城市化的缓冲地和蓄水池,也是农民进城的保障和支撑。在计划经济体制下,农村通过提供粮食、税赋杠杆、劳动力投工等方式支持城市发展,一些农村精英也通过招工、升学、参军等方式进入城市,城市取得了对农村的绝对优势。改革开放后,这种优势得到了进一步扩大, 农村廉价劳动力也被吸引到城市中。在很长一段时期内,多数乡村几乎沦为了“没有精英、没有壮年劳动力”的“名义村庄”。"人”是乡村的核心要素,所有要素聚集都基于此。城市对乡村人力要素的“虹吸效应",让乡村要素聚集失去了载体,这既是表现,也是原因。


乡村人才振兴是个长期过程

既要会念经的“洋和尚”,也要本士化的“土豹子”


乡村振兴: 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人才的重要作用,他指出,发展是第一要务,人才是第一资源,创新是第一动力。总书记指出的乡村振兴五个具体路径中,人才振兴占据重要地位。在各地具体操作实践中,存在着“引进外部人才”和“培育本土人才”的不同路径。在您看来,如何实现两者的有机结合?


张金文: “鯰鱼效应” 认为,往一个沙丁鱼缸里扔进一条鲶鱼,鯰鱼在搅动生存环境的同时,也激活了沙丁鱼的求生能力。这是外部人才进入乡村的理论基础。在实践上,不少地方也更愿意选择这样的方式,因为成熟的外部人才往往会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。但这个理论也存在显性风险:如果鱼缸里的沙丁鱼主动或是被动放弃了求生打算,我们该怎么办?在乡村振兴的过程中,对外部人才和本土人才应该辩证地看待。前期可以适当引进外部人才,中期注重通过外部人才培育本土人才,后期以本土人才为主。必须要注意的一点是,在发展初期,相对于“鲶鱼”,“沙丁鱼” 往往处于弱势,应建立适当的保护和孵化机制。一言以蔽之, 乡村人才振兴是个长期过程, 既要会念经的“洋和尚”,也要本土化的“土豹子”。


要避免乡村振兴陷入“精英俘获” 的逻辑

而是成为乡村发展的永续动力

乡村振兴: 在人才的基础上,如何通过有效的手段,推动各类要素在乡村的聚集,并进一步推动乡村全面振兴?


张金文: 实践表明,乡村振兴要素聚集的核心是人。但是,有了人,是不是就一定有了乡村的全面发展呢?答案是否定的。从各地来看,乡村的确缺少人力资本。同时我们也看到,近些年不少地方大力推动农民工、大学生等人才返乡创业,但成果却不尽如人意。原因何在?归根到底,人只是乡村振兴的关键要素,却并非全部要素。必须要围绕"人”这个关键,实现资金、信息、技术、资源、平台等各种要素在乡村的合理集聚。必须要注意的一点是,需要避免乡村振兴陷入"精英俘获”的逻辑,而是让其成为乡村发展的永续动力。我们常说,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是强农业、美农村、富农民的重要举措,是实现乡村振兴的必由之路,其本质就是如此。这就要求我们思考趋势、思考模式,尤其重视村级集体经济在乡村振兴要素聚集中的定位,避免乡村振兴成为“少数人的盛宴”。当然,对于多数乡村而言,现阶段的集体经济仍旧处于“初级阶段”发展方式较为粗放。究其根本原因,还是乡村“缺人”,进而限制了各类要素的合理集聚。因此,如果我们要实现乡村振兴,那就应该抓住“人”这个关键要素,重新构建富有活力的乡村空间要素场景。


资讯编号:ZN000006978

按Esc退出全屏预览
4/15w
Document